悲观主义者的空响

我是多愁善感之人,我感伤春悲秋之事,奈何,奈何,我却也不是位诗人呢?

这样伤感起来也能理直气壮的多。

每次看完一部电影或是电视剧,或是任何一种艺术表现形式,

只要是稍有用心的作品,或多或少在我心中都能牵起一丝波动。

这让我想起中学时期学的课文,陆蠡的《囚绿记》,我至今能记得当时读这篇课文的情绪,难解的郁闷与困顿,甚至是惶恐不安。

难以理解,这样的心情一直跟随我,让我看到的每一片绿意都泛起抑郁。从此春天于我不再是草长莺飞,而是闷闷等待的分别和与日而增的不舍。

就像是如今,我处在这四处荒芜的土坡上,疯狂的呐喊和惋惜,想念那已然不存的绿意,但那又能怎样呢?一切不过早已成了定局,无法挽回,任你如何歇斯底里。

我总在想若是,若是,能回到我做这个疯狂的决定之前,就好了。

那样的话,我一定会重新一遍的认真的确定自己的心,到底是想开往何处。

是不是这样,也许就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经历,更会有完全不一样的结局。至少不是现在这副模样,痴痴地等待惨剧的降临。

那是猜得中的结局,这任谁人都知晓。

可是我,难道我就真的就不考虑挣扎了吗?

或许,挣扎了,会有意想不到的结果呢?

我,我是优柔寡断的人,从来都是。

就像我写给朋友的话,我总在停歇,顾盼左右,我的决心不够坚定。

我可能算是能够清楚的认识自己,我可能是太了解我自己了,我也可能是太绝望了,也或许是太悲观了,我已然看不清我的蓝天了。

我连我的盲目乐观也失去了,我的内心已经一无所有了。

空空的,只能听见空空的回响。



评论